您的位置: 网站首頁 > 人才培養

科學研究

高等教育大衆化必須突破認識障礙
发表时间:2007-11-07 编辑:pjb

●迫切需要轉變高等教育觀念——接受大衆化,形成新的高等教育體制,滿足大衆對高等教育的需求。

  ●高等教育不僅是對高深學問的探究,也是對實用學問的探究。大衆化,爲實用學問的施展提供用武之地。

  ●高等教育要進入大衆化階段,脫離市場機制的參與,恐怕進程是非常緩慢的。

  ●大衆需求不同于精英,爲可見的功利所驅動,進行枯燥的純學術研究是他們不願意的,且力所不能及。

  ●大學不能只強調自己的學術品格有多高,而必須包容大衆的不同追求,尊重並幫助他們實現自己的追求。

  ●滿足多樣化的需求需要建立新高等教育制度,承認和包容個性需求的多樣化,這就是大衆化精神。

  高等教育觀念轉變是一場思想的變革,一次社會意識方式的轉變,一次文化模式的轉型。這要轉變人們的思維方式,確立一種新的價值觀,還要形成一種新的行爲方式。

  幫助解決大衆生活中的新疑難

  高等教育大衆化使高等教育不再局限于少數人那裏,而是成爲大衆共同享有的福利。大衆化過程中人們會質疑:大衆接受高等教育是否就要求降低入學門檻?是否意味著不問什麽基礎都可以接受高等教育?如果高等教育沒有篩選功能,人們接受基礎教育的動力會不會下降?還有,大家都接受了高等教育,就業問題怎麽辦?這些問題都是我們日常遇到的。高等教育要大發展,要走向大衆化,就必須面對這些問題,高等教育大衆化必須突破傳統觀念的障礙。

  傳統的高等教育觀念的局限性是比較明顯的,它只適合少數精英。培養目的是唯一的,就是培養社會精英;培養過程是固定的,教材采用的是經典著作,進行嚴格的專業訓練,教學過程充滿了抽象的、脫離實際的、形而上學的特征。對于大多數人而言,這些教學內容與生活實際脫離,不能爲生産和生活謀得直接的福利,而接受這些教育又需要相當的經濟花費。最後,高等教育的接受者只剩下智力優異的人和有錢的人,當然更多的是既有錢又有智力水平的人。

  而大衆更關心社會生活實際問題,生活實際問題就是要解決所面臨的經濟困惑。在經濟不發達時代,物質生活條件的考慮是第一位的,這也是作爲一個世俗的人思考問題的典型特征。只有生活上無憂無慮,他才可能産生更多的精神需求。當然,一些特殊人並不包括在內,如確實有一些人能做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這些多數是仁人志士,能夠成就大事業。傳統的精英教育似乎是專爲他們設就的。

  今天,物質生活日漸充裕,人們對物質生活的擔憂相對少一些了,更多的人開始考慮自己的精神存在,也就是考慮超越物質需要之後的價值或需求。人們把期待的目光投向高等教育,他們需求高等教育,把高等教育作爲工具,幫助他們解決生活中的新疑難。同時,他們對目前的物質生活境遇並不完全滿足,希望獲得更高水平的物質生活,提升生活層次。他們感覺到通過原始的、非智力性的勞動手段已經不行了,只有通過培訓才能提高智力和改進勞動手段。而大學能夠爲他們提供這種智力培訓,他們寄希望于大學,希望獲得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大衆還日漸認識到接受高等教育是一種文明的象征,是社會地位上升的標志,獲得高等教育機會是獲得別人承認和尊重的捷徑。

  當社會進入到民主社會,大衆的需求天然就是合理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考慮如何來滿足。這就要轉變高等教育觀念———接受大衆化,形成新的高等教育體制,滿足大衆對高等教育的需求。

  實用學問登上學術講壇

  即高等教育不僅僅是關于高深學問的探究,也要進行實用學問的探究。對實用學問探究,將實用知識技能包含進來,成爲大衆可以理解、接近的對象。然而,怎麽使實用學問成爲可以探究的內容並傳播出去爲大衆所掌握呢?我們看到傳統的學問都以一定規範的形式存在,這些規範使學問能夠成爲體系,成爲可以傳承的內容。這意味著實用的學問也必須以一定規範的形式出現,這樣才能成爲高等教育科目,成爲大衆接受的內容。而這就必須有懂得實用學問的專門家,經過他們的整理,實用學問以一定的科目形式出現。這批專門家需要受過傳統的學術訓練,對實用學問進行過專門研究,具有探討實用學問的濃厚興趣,真正懂得實用學問,懂得哪些人需要它,並最終將實用學問也發展爲體系,專等待大衆入學那一天的到來。大衆化,爲實用學問的施展提供廣泛的用武之地。

  是社會的需要叩開了大學向實用學問的開放之門。這種情景在美國表現得最爲典型,在法國表現得最爲劇烈,在英國表現得相對從容,而德國則創造出另一種專門發展實用學科的大學。這一切都因民族性、時代性的不同而不同。如今,實用學問站穩了腳跟,並且大有後來居上的勢頭。可以說,在不同國度裏,實用學科似乎都有一種壓倒一切的優勢,這就是爲什麽美國芝加哥大學校長赫欽斯大聲疾呼要進行自由教育的原因。盡管在美國有一批精英大學在進行“通識教育”的努力,但幾起幾落的境況表明,帶有貴族氣質的自由教育是回天無力的。

  因爲今天已進入了民主社會,講究平等,尊重每一個人的權利。在這種情況下,大衆代表人口的多數而具有優勢,傳統精英只是人口的少數,顯然處于劣勢地位。而且在大衆社會,開發出了一種有效反映大衆需求的市場機制,這種機制能夠迅速地將多數人的需求奉爲主流。高等教育要進入大衆化階段,脫離市場機制的參與,恐怕進程是非常緩慢的,除非采用政府強有力的幹預措施,那樣的效果可能比市場機制的作用更爲迅捷,但實際結果如何,很難貿然判斷。

  正是在大衆需求的壓力下、政府的指導下和市場的引導下,再經過一批學者的努力,實用學問登上了學術講壇,高等教育爲大衆開辟了通道,高等教育的大衆化才成爲切實可行的事情。

  針對集中的需求或類的需求

  大衆的需求不同于精英,他們更多地爲可見的功利所驅動,要他們進行枯燥的純學術研究是他們不願意的,也是他們力所不能及的。大衆進入高等教育,需要大學爲他們准備適應他們志趣的課程內容和教學風格,還要爲他們准備適應他們欣賞趣味的生活環境。這些都告訴大學當局者,大學已非一個純學術的社區,而是一個具有多元文化特征的社區了。大學不能只強調自己的學術品格有多高,而必須包容大衆的不同追求,尊重並幫助他們實現自己的追求。

  對大衆的不同需求表示欣賞,顯然是一種新的價值尺度,其中意味深刻。當大學以篩選的方式來選擇學生時,是要對入學者施以教育,入學者要按照大學制定的規矩行事。而要對大衆表示欣賞的話,就不能以大學的標准要求學生了,就要承認學生的不同,承認他們注定不能達到一個統一的標准,應該建立不同的標准來適應他們,滿足他們的需要。那麽,這個新的標准的實質就是個性化。

  傳統的標准是大學制定的,其實質是一種學術中心主義的價值觀;現在新的標准是爲了適應學生而制定的,是以學生爲中心或以學生興趣爲中心的,這是一種個性化的價值觀。顯然,這個標准對于許多大學來說是難以接受的,似乎這會使大學陷入市場中心主義,去迎合學生的需求,這是一種典型的消費主義;似乎按照這個尺度來要求大學,大學的學術活動就無法正常進行了。這種質疑,正是高等教育大衆化面臨的真正問題所在。

  大学确实不可能去照顾所有学生的个性要求,但大学必须尊重不同学生的兴趣。这是一个两难问题,解决的出路似乎只有一条,那就是根据学生的需求分层进行大学的分层,也就是说实现高等教育機構的多样化,即人们日常所说的高等教育的多样化。

  是否多样化就能够完全满足个性的多样化需求呢?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个性,而高等教育不可能完全符合每个个性的要求。高等教育总是作为满足“群”或“类”的需要而存在,并不是直接指向每个个体。只有当个体的需要上升为“类”或“群”的需要时,才能变成一种高等教育需要,才能由一种类型的高等教育機構来满足它。作为一种制度的高等教育存在,永远是針對集中的需求或類的需求,而不是直接针对个体的需求。满足多样化的需求就需要建立一种新的高等教育制度系统,该制度系统必然是建立在对个性需求多样化的承认和包容的基础上的。这代表了一种新文化精神,即大众化精神。

  傳統精英作爲新的大衆一員

  在大衆化過程中,當然不能無視精英的需求,傳統精英是作爲新的大衆一員出現的,他們與大衆是天然不能分開的,是大衆的構成部分,將二者統一起來是高等教育大衆化的命題。在這裏,傳統大衆與精英的對立僅僅是不同個性追求的表現,同樣是高等教育大衆化必須滿足的。將傳統精英納入到新的大衆概念中來,同樣是一種文化精神的變化。在這裏,精英是融于大衆這個有機體的,即不存在獨立于大衆之外的精英。在這裏,傳統精英與傳統大衆的區別都被統一到多樣化的個性中去了。所以,大衆化既不是降低高等教育的水准和要求,也不是要對新的入學者實行徹底改造,拔苗助長,而是要針對不同的個性進行因材施教,使每個個體都獲得最大發展。多樣化的高等教育只有類型的差別,而沒有高低貴賤的區別。我們不主張再沿用傳統的“精英”和“大衆”符號,而只以高等教育的類型和性質進行區分。這就是一種平等精神,一種尊重個性的精神,是民主社會的基本精神。這種精神就是要使傳統的符號標簽祛魅,弘揚對個性的尊重,這種進步就是文化的個性發展向度。在這種文化觀裏,個性獲得尊重的程度代表社會文明發展程度,當然也代表社會進步程度。這就是我對王洪才的高等教育大衆化的文化——個性向度理論的理解。(作者單位:華東師範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

更新時間:2005-4-11